生活在一个最普通社区中某个房顶上简陋的阁楼

2019-10-04 15:15栏目:1396j彩世界-影视影评
TAG:

    有个孩子叫菀得,生活在一个最普通社区中某个房顶上简陋的阁楼里。父亲是个小个子的驼背,每日靠在舞厅里扮小丑跳舞过活。母亲未知。有个智商有些障碍,被父亲收留的孤儿叔叔。贫穷、残疾的父亲,再加上对面阁楼上那个讨厌的班主任口中可能是自己母亲的菲籍女人……生活糟得难以想像。学习倒数第一,只是善于挥舞拳头的菀得说,这是最适合离家出走的情境了。但如若是平常人,这是最有利于走上不归路的条件吧。

    少年菀得没有离家出走,因为父亲和叔叔外出挣钱,归家无期,即便自己离开也不会有人知晓,出走更是失去了意义。少年菀得也没有成为不良少年,他选择了运动,把打架变为挥拳,正正当当地练自由搏击去了。一路走来,母亲回归,那个全校成绩第一的女孩子站在自己身边,平日看起来十分讨厌的班主任买下社区活动室,让父亲可以堂堂正正地教人习舞营生。这是上帝的眷顾吧,让生活在底层的他们最终还是收获快乐。

    这是电影《少年菀得》讲的故事。人们认知中本该变坏的孩子没有变坏,为此,很多人都说这是一部励志电影。这样的形容倒让我意识到,似乎时下的影视剧,经常会被人们用“励志”两个字来形容。从几百年前的宫廷争斗大戏到现代杜拉拉们的职场撕杀,哪怕与成长、竞争甚至是活着的话题有一点点联系,就都会被轻而易举地冠以“励志”之名,仿佛这一场追求梦想的战斗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种种算计,也似乎全世界生存的规则都能通过这些墨迹的尔虞我诈说清楚。值得玩味的是,总有好些人前仆后继、迫不及待地想从每一个攻于心计的主角身上寻找着得以立足的方法,全然不顾所谓的励志成功背后,站上高处不胜寒的阵地时的悲哀。如果这也算是励志,我倒觉得少年菀得的成长史与励志八杆子也打不到一起。如果菀得的故事能让你感受到动力,那么也许真正能让我们觉得励志并非皆是成长过程中看到、听到的“潜规则”,而是一颗即便承受困苦,看清世事纷扰,懂得人情事故后仍然明亮的心。

   人生是场苦旅。

   人生而难以平等,从古至今,注定你我出生时口中含的有金汤匙与稻草之分,却都要在同一个天地中生存。在物欲与世俗弥漫的生活中,不痛苦很难。人之际遇难以平等,磕磕绊绊之后,心中那原本满满的爱,那些关于亲情的、友情的、爱情的梦想,难免支离破碎。谁还会是最初的样子?你还有多少愿意付出的力气?

    可是,无爱的人又怎样走天涯呢?

    曾经有读者给专栏作家水木丁写信,问活着的价值在于什么。对于这种已经上升到哲学终极问题的询问,水木丁回了一篇近千字的文章。其中,大部分是在说自己实在不能给她答案,只是在最后一部分,她说,之于自己,人生只是活到死的那一天,写到写不出的那一天,爱到不能的那一天,仅此而已吧。我极喜欢水木丁的这句话,沉静而热烈。活着不就是这样嘛,极尽所能,做想做的事,爱想爱的人。如若真有那么一天,无法如此,生命也便了无意义。

    你看,真正能守护菀得的,却只是他自己。那个有点闷闷,总是委屈地瞪大眼睛的孩子,在窘困生活中出言伤了父亲后默默背着酒醉的爸爸走在深夜的小巷里,即便也对这样的处境抱怨却仍然感激。这个倔强的孩子在别人异样的眼神中勇敢地用仅有的一些钱给相别十几年的菲籍母亲挑选皮鞋,就算有憎恨也仍然尝试理解。菀得人生的珍贵在于都是辛苦的人,因为爱着,所以懂得;因为还没有忘记爱着,生活才能够继续,才有机会享受幸福。

    所以,与其说这是一部励志的电影,还不如说是对那些以励志之名行劣迹之实的剧作和现实的讽刺吧,好让每个坐在大屏幕前的伤痕累累,身心疲惫,整日算计着过生活的观者们想,还能有力气去爱,真好。

版权声明:本文由1396j彩世界发布于1396j彩世界-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生活在一个最普通社区中某个房顶上简陋的阁楼